霸王龙头子

你在我心中最重要

脑洞,梗来自空间四张图,侵删。
————————————————————

三年前,向煦台。
他小心翼翼的捧着那支血玉簪,递向心心念念的那人。
那人静默了许久才抬眼,却不小心对上他攒了一湾星星的眼,似是犹豫了几分,终于开口。
“王上不该送臣这么贵重的东西,臣当不起。”
“阿离怎么当不起啦!”
年轻的君王有些委屈的撅起嘴,带着几分不满和哀求。
“在本王心中,阿离最是重要,自然是当的起最贵重的东西,哪怕阿离想要天上的月亮,本王也去给你捞回来。”
天心诚可鉴,奉与眼前人。
那人愣了一会儿,勾开一个笑,笑开了三千海棠,勾到了君王的心里,将他拖进更深的幻境中。不愿清醒。

一年前,天权王宫。
“阿离要复国咯,阿离要复国咯~”
某位王上在书房里像一只脱缰的大王八,扭的不亦乐乎。
子煜有些怅怅然,心口像是被他家王上塞进一颗话梅。
“王上…为何对慕容郡主这般在意?”
某位王上转身敲了一顿子煜的脑袋,又扯扯他的大辫子,十分理所当然的开口道:“当然是因为阿离在本王心中是最重要的啊,阿离复国开心,那本王不是更加开心吗?”
“在王上心中,慕容郡主最重要,那王上可知在慕容郡主心中,王上是不是最重要的那一个?”
某位王上像一个被翻过来后不小心戳到肚子软肉的王八似得僵在那里,好像还抖了几下。
“子…子煜,你快随本王去国库看看给阿离挑什么贺礼……瑶光刚刚平息战乱,肯定要啥没啥,委屈了阿离怎么办啊…”
子煜无奈的摇了摇头。
执明揣着清醒当糊涂,他又何尝不是。

三年后,瑶光王城。
红衣谪仙和黑袍帝王在水榭边相顾无言。
谪仙想起很久很久以前,在天权王宫的水榭边,有人铺了一地羽琼,像云霞一般托着小亭子。亭子里自己在给他煮茶,而他接过那一盏小小的茶笑开了花,豆豆眼里盛着汪洋大海,将自己溺死在那汪洋般的情意中。
而如今,温柔宁静的汪洋掀起滔天巨浪,有如黑夜一般深不可测,又令人害怕。
“太傅死了,子煜也死了。”
不是的……
“慕容黎,你…当真好狠的心肠。”
别…不要…执明我没有……
“你借着本王的手,灭了天璇,扫了开阳,退了遖宿,当真是心有九窍的好算计啊。”
求…求求你不要这么说…
“慕容黎”
他抬头看向对面红衣飘飘的谪仙,谪仙红衣如旧,风姿不改,仍是他爱之入心刻之入骨的模样。可是他如今看不清,谪仙皮下是厉鬼还是修罗。
他摇着酒杯,似是带了几分醉意。
“曾经在本王心中,阿离是最重要的,可是本王不知道在阿离心中,本王是个什么地位。”
你在我心中…
“阿离曾告诉本王,他的心中除了本王,还有千千万万瑶光百姓,当时本王特别开心,只是因为阿离心里终于有本王了。”
不重要了,那些都不重要了,我现在只想…
“可后来,本王想明白了”
黑袍帝王站起身,似乎已经于黑夜融为一体,不知何时那个天天要上天看看混吃等死的纨绔,已成长为能挡风遮雨的帝王。
喜欢,又不喜欢。
帝王在一片温柔的月光下回头,
“本王明白,其实阿离心中根本就没有本王,阿离的心是石头做的,怎么捂也捂不热。”
“阿离心中,从来就不曾有过本王”
“阿离亡了国需要栖身之所,所以选了本王;阿离要复国需要财力权利,所以靠了本王;阿离复了国需要扫清障碍,所以求了本王。”
“本王从来,只是阿离的工具而已,小小工具,怎么配放在心上,对吧?”
帝王在那个晚上,踏着月光走了,再没回来过。
谪仙在那个晚上,抱着玉萧哭了,再没醒来过。

评论(7)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