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头子

还好,我有你啊


西湖边上住着一位小官人,小官人模样生的好、风清月白的,见着人就腼腆的笑一下,把几条街外的花馆都笑羞了。

小官人坐着茶楼里吃早茶听评书,讲的是国主年少时的风流韵事。小官人听了半晌,摸约是国主和对面瑶光的恩怨纠葛,挺没意思的。
喜欢就是喜欢,一个是顾全大局的言不由衷,一个是身在局中的逼不得已,硬生生把一段好姻缘掰成将落未落的散场戏,多没意思。
“唉…”
小官人没忍住的发出了一声叹息,扔了几个铜板在桌上走了。
没瞧见对桌一身玄衣的男子悄悄红了眼眶。

喝完早茶的小官人去了朱府,他是那里教小公子念书的。他挺喜欢那个小公子的,虽是有些少年心性爱玩闹,却比他那整日想着争家产的庶出大哥好出太多。幸好他那姐姐极强势,嫁的夫家又是极有权势的,总算能为他撑起一片天。
心里杂七杂八的想了几遭,还是摇摇头进了小公子的门。
小官人觉得近来的小公子有些不在状态,像是总在想什么东西。总归今天的课程也不重,便有意打探小公子的心事。
小公子的白脸蛋像是抹了几层胭脂,还犟鸭子不肯开口,愈发逗得小官人想激他几回,两人打闹间小官人不小心撞上一旁摞的书画,散了一地。
中间的刚好是一人的画像。
那人穿的一袭月白绣金线的袍子,眉眼生的极其俊郎却又有些说不上的狠厉。
正是他姐姐的夫君。
小公子呆愣了几分,一股脑儿的冲过来抱走了那副画,把脸埋在里面不敢抬起来。
小官人也有些愣了,茫然的站在那里不敢动。
“先生…”
小公子软软的声音传来。
“阿钰是不是错了。”
错了吗?
他也不知道。
他有些叹息的摸摸小公子的头。
有些东西是可以改变的,比如终会长成大树的幼苗,而有些东西是不可以改变的,比如和某个人相遇的一瞬间。
在那一瞬间,一眼便成了万年。即使是沧海桑田,时过境迁,也不会改变。
小官人觉得,自己有些想回家,想那个人了。

小官人踏着西湖边绚烂了千年依旧夺目的晚霞回了家,他闻到了熟悉的味道,他知道那是自己最爱的佛跳墙。
恍惚他觉得今天一天经历了好几段爱恨情仇,他有些累了。
还好,他不是一个人。
还好,他不是一个孤独的人。
还好,他有一个每天会做好菜等他回来的人。
那是一个厨子,身上总带着人间的红尘烟火味,看他笑起来比每天吃小龙虾佛跳墙海南鸡还要满足。
“你回来啦!”
“嗯,我回来了。”

不管是哪对cp,都是你们啊❤

评论(1)

热度(14)